主管单位: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代码二: 代码三:

【新锐论坛】中国数字服务出口猛增 技术创新仍待提升

当前,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崛起,推动国际贸易加快数字化转型,以数据为要素、服务为核心、数字技术深度赋能的数字贸易蓬勃兴起。

“作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贸易是数字经济时代对外贸易的新业态新模式,是连接国内、国际数字市场的重要纽带。”商务部副部长盛秋平在近日举行的数字贸易发展趋势和前沿高峰论坛(下称论坛)上表示。

数字服务贸易是全球复苏的重要力量

如今,数字服务贸易已成为全球服务贸易复苏的重要力量,跨境电子商务快速发展,极大缓解了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贸易的冲击。

“在全球经济中,率先走出疫情影响的是国际贸易,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有力引擎。其中,数字贸易的表现尤为突出。”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会长江小涓说。

江小涓表示,作为全球经济的新动力,数字贸易让商品贸易中的服务价值得以凸显。同时,传统服务业也因为运用了数字技术变得可贸易化。再者,数字技术也催生了一批服务贸易的新业态新模式,为整个产业发展带来动力。

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显示,过去10年,全球通过数字形式交付的服务出口额年均增速达到7%—8%,超过一半的服务贸易实现了数字化。在疫情之后,整体的服务贸易受到较大冲击,但数字服务贸易仍然处于比较平稳的状态。相比于很多需要面对面的服务贸易,由于数字技术的采用,各种类型的数字服务贸易都得到非常快速的发展。尤其是中国知识产权服务贸易,个人、文娱、金融等服务贸易,在过去十年得到15%乃至接近25%的年均增速。

数据显示,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二,从2012年的11万亿元增长到2021年的45.5万亿元,占GDP比重由21.6%提升到39.8%,电商交易额、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均居全球第一。

“数字化正深刻改变全球经济的发展,促使传统商业进行自我重构。和此前相比,更好的人工智能技术、更优质的数据、更好的语音和人脸识别技术等得到广泛应用。从这些数字技术看,中国在许多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斯坦福大学行为科学高级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布莱恩·阿瑟认为。

清华大学服务经济与数字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高宇宁介绍,当前,中国数字服务出口细分领域快速发展。新一代数字技术服务出口增速迅猛。2015—2020年,中国软件出口额由333.9亿美元增至469.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8.2%。同时,数字产品服务出口竞争力显著增强。通过技术驱动、产业融合和文化创新,中国相关数字内容产品出口实力明显增强,成为与世界文化传播交流的重要载体。电视剧出口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向海外传播网络文学作品1万余部,位居全球第六大数字音乐市场。此外,远程服务能力大幅提升。金融科技创新推动跨境支付业务迅速增长。人民银行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处理业务334.16万笔,金额79.60万亿元,同比增长51.55%和75.83%。

主动适应国际规则是前提

把握数字贸易发展的新契机,主动适应国际规则、积极参与新规则制定是前提。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张威表示,中国服务业一方面要跟国际经贸新规则进行对标和接轨,另一方面要对国内的管理规则进行改革,让中国服务业的管理规则更好地服务中国服务业的开放发展。

张威建议,一方面要加强风险评估,对特定领域的服务业到底要不要开放、以何种形式开放等问题做一个全面的风险评估;另一方面,要在WTO规则的指引下,把握中国服务业开放的节奏和步伐,保证其健康发展。

近日发布的《2022中国服务贸易行业研究报告》专门梳理了全球数字贸易规则制定议题。《报告》指出,美国、欧盟、中国作为全球三大经济体,它们的数字贸易战略呈现出较大差异。美国实行自由开放的数字贸易战略,有助于国内平台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扩展、获取数据,从而提升国家数字产业的竞争力,提升国家数字经济的竞争力。欧盟实行有条件开放的数字贸易战略,设置了高标准的数据保护体系,给予本地中小型数字平台企业一定程度的成长空间。中国积极申请加入国际高水平贸易协定,渐进地对标全球高标准数字贸易协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程度。相比而言,印度、俄罗斯等经济体仍然处于一些限制性的数字贸易规则约束之下。

近年,中国签署的各项自由贸易协定中已纳入数字贸易的相关条款。但服务贸易数字化水平仍不高,与美欧等发达国家相比有较大差距,数字贸易领域核心技术的创新能力也有待提升。

对此,《报告》建议,首先,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发挥科研机构和头部数字企业的作用,提高原始技术创新能力,突破底层技术架构等关键核心技术瓶颈,打造以新一代通用技术为基础的研发应用平台。其次,高度重视发展数字服务贸易。跨境平台通过整合生态链上的制造商和服务供应商,能够有效实现国际国内市场联通、供需匹配和企业降本增效。同时,强化专业技术平台的开放创新合作。构建面向全球提供服务、整合全球资源的研发、工业设计、专业服务、市场营销等数字化平台,营造有活力的开放创新制度环境。此外,促进服务贸易发展与治理全球合作。国际经贸治理的重点正加快从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转变,服务贸易在双边、区域贸易投资谈判中的比重逐渐增大。

NFDC大有用处

中国过去的发展,得益于上一轮全球工业分工与合作之下的货物贸易巨大发展。而全球服务业分工与合作即服务贸易,才刚刚开始。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仲泽宇指出,当下的数字技术为虚拟经济提供了可能。在此背景下,全球贸易数字信用体系(NFDC)大有用处。

发展数字经济,需解决贸易中数据真实性、实物资产与数字资产的映射与锚定、实物商品发行、评估、流通、交易等问题。解决数据真实性需满足四个条件:一是第一手(或原产地)全程全链路数据;二是保障数据不可能篡改;三是需要第三方存证;四是受中央数据库监管与统筹。

仲泽宇介绍,NFDC使用了多项新技术。在获取数据可信方面,运用了时空编码+物联网/位置服务的技术;在已有数据不可篡改方面,运用了时空区块链(公链、私链、联盟链)技术;在全流程关键节点数据完成性方面,运用了智慧云商业数字平台(一套联通系统);在数字信用计算、度量标准化、形成共识方面,运用了中国服贸标准和中央数据库;在区域去中心化组织方面,运用了各地区边缘计算中心。

同时,NFDC的应用场景十分广泛,包括种植、养殖、数字云仓、数字云田、电子商务、消费与分销激励、商品再交易、NFT数字资产、供应链金融等。其特征包括:可信、可控、可监管(时空信息起到可信认证的作用+物联网);可交易(唯一、安全);共识(跨境时空区块链:全球平等互利共同体);信用评估与认证(基于区块链的信用激励与失信惩处机制)。

仲泽宇特别提到关于“一带一路”服务贸易的建设,他认为,应从五方面着手。一是人才培养。二是基于NFDC的产业基地建设。三是构建物流网络。四是用稳定性强、丢包少、延时少的新型未来数字网络技术推动全球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五是搭建增值、赋能的电子商务平台。他表示:“目前,在研究跨境电商和发展数字经济过程当中,普遍做法是做减法、降低成本。实际上,发展服务贸易和过去发展工业和农业不同,服务业和服务贸易需要的是价值提升、做加法。”

中国对外贸易杂志
创建时间:2022年11月22日

热门话题

合作企业(排名不分先后)